主页 > 皇冠注册 > 我们在香港和硅谷也设立了投资基金

我们在香港和硅谷也设立了投资基金

  现在有很多人做共享办公,我们是更精准人群的共享办公,我们只对创业的人群来做,我们提供很多战略服务,包括帮你对接后期的资金,包括帮你找人。在综合体里面可能会有一些早期公司死掉,这些公司的员工又可以加入其他公司,这就是一个生态。所以地方太少几千平米是做不起来,只能满足平常办公的需要。我们也在向大学做生态,因为我自己毕业于清华大学,专门帮助清华校友创业,我们在清华做了很多事情,在清华开了六个学期的创业课,三个学分,所有学生都可以选择。所以中国的大学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空间,每年我们还在里面搞加速器,甚至每年有30个同志可以到英诺来教他们怎么做投资,让他们有发现的眼睛找到一些创新。所以创新生态是需要构建的,政府也好、我们也好,你只要做好创业生态,当地的创业就会起来。英诺也从地域化转向了专业化,原来是各个地方设立资金,未来设立专业化的资金,比如人工智能基金、区块链基金,因为只有专业才能快。
 
      当我们的劳动生产力提高了,人工智能把很多人的工作替代了,人的时间花在哪里去了呢?超过一半的时间花在微信。微信现在出来了一个小程序,获得能量的入口,所以在投入小程序上面也获得了一批的公司。你们在微信互联网上获客成本小于一块钱人民币,而现在一些游戏公司获客成本都是两三百块钱。
 
  因此我们重点看的是两个方向:一是线上。我们认为互联网从下半场进入了加时赛,你一旦落后就很难追赶。对于加时赛来说,最重要的两个方面,未来五年对互联网影响最大的方面,一个是区块链,一个是微信互联网,所有跟交易有关的创业公司、创业模式都可以用区块链重做一遍,包括像阿里巴巴、美团、滴滴,也包括58。所有在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成功的商业模式和应用,都可以在小程序上重做一遍。区块链是跟交易、跟资产有关的事情;
 
  二是线下。这是重新的消费趋势,人工智能替代60%人的工作,当人们有更多时间的时候会消费升级,最大的升级是文化方面。像电影方面动不动就是几十亿,游戏早就超过了美国。我们国家对文化创意类的企业进行限制不是一个正确的做法,美国之所以强大,它输出的就是科技和文化,我们一带一路也要输出科技和文化,而不只是简单生产的货物,因为文化强中国才能强。当人均GDP达到8000美金之后文化消费会出现爆发,我们要引领这个趋势。像美国、日本、韩国,文化创意产业在GDP占的比重最少15%、16%,而发达国家在25%左右。所以人工智能和文化创意在中国的GDP,我预言在10年以后一定会达到60%以上,所以这是我们投资的赛道。
 
  长线思维,做生态还是加入生态?什么样的机构才能做加速器呢?在美国就是有一亿美元可投资的机构基本上都会做加速器孵化器。因为中国的天使投资时间还不长,和美国相比还有差距,我们要加入一些生态。英诺发展到五年,目前管理的基金已经有22个,所以我们决心建立一个早期创业的生态,我们建立一个跨地域的投资平台,去发现全球创新。我们在香港和硅谷也设立了投资基金,会看到国际上有什么创新告诉国内的创业者,我们在国内八个城市建立了创业综合体,和一些大的公司,像腾讯、京东、美团,和他们一起建立一个园区,每个园区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主题,比如这个园区是人工智能,那个园区是文化创意,这样把同类的创业者聚集在一起,形成力量,大公司赋能给予支持,这样公司就起来了,这个地方会成为优秀年轻人的聚集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