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皇冠注册 > 毕竟有总局副局长助理的“补子”在

毕竟有总局副局长助理的“补子”在

         此外,能不能借助2022年北京-张家口冬奥会,将中国的冬季项目提升水平、上一个台阶。将一些短板运动开展起来,实力弱的提升起来,未来的5年是关键。
 
  2008年奥运会时好用的管理体制像一架运行良好的先进机器,运行了9年之后,为了跟上时代要做升级了。所以,总局各个部门从上到下的人事变动,也是为了让2008年之后,已经固化的中国体育管理职能部门齿轮,能够活动起来。
 
  当然,不能说这种人事变动和管理序列的改革就是一定正确的,只能说是换一种思路,理顺关系么,一切都要看成绩说话。成绩好了,这种改革就是好的有效的,将以往沉荷的人事关系,进行了疏通,成绩不好的话,肯定还会有改变。
 
  当然,党委书记这个职位,在管理部门可大可小。马文广在举摔柔中心当主任,频频出镜。到了拳击跆拳道中心当党委书记后,就几乎销声匿迹。不过杜兆才这个党委书记看来并不是虚衔,毕竟有总局副局长助理的“补子”在。
 
  和杜兆才一样,出掌乒羽中心主任的雷军此前是手曲棒垒中心主任。他们都不是出自乒羽系统或者举重、跳水等总局体育六大黄金部队,而是较为清水的衙门,人事关系纠葛少也许是关键。
 
 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作为竞技体育的管理职能部门,显然在2008年加速的惯性后,正在进入减速期,各个运动队的成绩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滑坡。足球改革几年喊一次,中超火了,但是实际水平却没有得到提升,青训也看不到一个喜人的结果。
 
  2020年东京奥运会,日本凭借东道主之力,在增加的金牌数上,如棒垒球、空手道、柔道混合团体等项目,直接就增加了10枚以上的金牌,正在准备借助东道主之势,于主场逆转中国亚洲老大的地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