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g0088 > 广电总局也意识到其重组对整个游戏行业的影响

广电总局也意识到其重组对整个游戏行业的影响

  版号放宽的消息还没等来,网游总量调控的说法倒是不期而至。根据教育部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八部门在8月30日联合发布的《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》,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,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。
 
  虽然只是方案,目前尚无具体措施,但股市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:次日,腾讯美股ADR、网易均应声下跌,截至收盘,腾讯美股ADR收跌6.95%,创下两周以来最低;网易收跌7.19%,创下2016年6月以来最低。
 
  A股和港股市场游戏股也全线遭受重挫,三七互娱、迅游科技午后封死跌停。据“游戏茶馆”计算,仅8月31日当天,排名前十的游戏厂商就累计蒸发1722亿元,整个行业蒸发的市值或超过2000亿。
 
  游戏行业真的要凉吗?
 
  寒冷的迹象是在今年2月开始出现的。
 
  根据国家广电总局游戏审批结果显示,从今年2月初开始,没有新的进口网游版号发放通过,从3月底开始,国产网游版号的发放也基本冰封。截至目前,排队等待版号的游戏超过3000款。
 
  被掐了财路的游戏公司们日子不好过,从8月底陆续发布的中报中就可见一斑。“游戏葡萄”统计了54家游戏公司的数据,发现其中有27家营收同比下滑,占比达到一半;22家公司净利下跌,其中近一半跌幅超过50%。
 
  8月底的《方案》无疑是一股新寒流。有业内人士向略大参考感叹:从中国端游时代到如今,政府对游戏的监管从未如此之严。
 
  不过,日趋收紧的游戏监管对游戏公司的“杀伤力”不尽相同。
 
  腾讯、网易这种家底殷实的大户是有过冬余粮的。一方面,游戏虽然是两家公司营收的重要来源,但并非单一来源。Q2财报中,游戏营收占网易总收入的61.78%,占腾讯总收入的34.2%。当游戏大环境不好时,腾讯还有广告、支付业务、视频订阅服务等营收来源,网易则有电商的新故事。
 
  此外,大厂获取消息并灵活应变的能力比较强。以腾讯为例,在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,刘炽平被问及Wegame版《怪物猎人世界》下架之事时,提到广电总局有一条绿色通道:
 
  “广电总局也意识到其重组对整个游戏行业的影响,因此设立一个绿色通道,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许可的游戏可以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商业运营测试。”
 
  显然,绿色通道不是人人都能挤进去的。
 
  不过,同样作为大户,腾讯和网易感受到的“凉凉”温度也不一样。网易游戏以自研为主,游戏不能上线带来的成本损耗主要在于研发费用,而腾讯游戏自研和采购都有,当它花大价钱买下版权并进行营销推广,而游戏又在短期内无法商业变现时,前期投入就都变成了亏损项。
 
  从去年第三季度起,腾讯就在大推其代理的游戏《绝地求生》,坊间传闻称,腾讯为代理权掏了4亿。但由于版号至今没有解决,导致端游版迟迟不能上线,手游版无法开展收费服务。
 
  腾讯大推的手游《绝地求生》
 
  而在此期间,Steam上的《绝地求生》热度已经明显衰退,玩家人数从巅峰时期的323万减少到133万人,日活玩家从最高158万人减少到68万人。考虑到游戏生命周期有限,等腾讯搞定《绝地求生》的国内版号,玩家们可能已经兴致寥寥了。
 
  就像经济危机对普通人家的冲击往往最大,游戏寒冬中,中小厂商的日子更不好过。
 
  大环境确实在变糟。
 
  根据《2018年1-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,在2018年上半年,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达到了1050亿,同比增长5.2%。相比于去年同期26.7%的增速严重放缓。
 
  游戏公司们的财报也在印证这一点。
 
  恺英网络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告显示,其营收11.06亿元,同比下降14.91%,其中游戏业务营收占比90.0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.71亿元,同比下降10.36%;基本每股收益0.17元,为三年同期最低。
 
  财报还显示,恺英网络游戏业务未达预期,部分产品上线延期导致游戏业务收入减少,净利润较同期下降。
 
  而西山居的年中报显示,网游营收同比下降25.1%,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55.1%,主要原因也在于《云裳羽衣》不及预期,《剑网3》发布时间推至2019年初。更糟糕的是,预计下半年经营业绩将继续面临压力。
 
  至于更小的工作室和独立游戏开发商,如游久游戏、柠檬微趣等,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表现也都不好看。
 
  而版号和总量调控等监管措施,对他们的影响会更大——风浪中,最先翻掉的往往是小船。一旦没有新游戏盈利,小公司的资金链可能面临断裂危险,无法等到寒冬过去的那一天。
 
  蝴蝶效应还会把这场寒冬扩散到其他领域,比如流量入口和游戏直播平台。